" content="重庆快三平台,校友寄情,孙立,难忘,大学,岁月" />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友工作 >> 校友寄情 >> 正文

孫立:難忘的大學歲月

作者:時間:2019-06-08點擊數:

1979年,在跨進大學校門前,我在農村插隊落戶十個年頭,青春年華經受了過多的艱辛。恢複高考,可謂是柳暗花明,給了每個人一個公平的機會,由此也圓了我的大學夢。

中圖爲作者


我上的南京師範學院,前身是金陵女子學院,有“東方最美麗的校園”之稱。校園內,寬敞整潔的林蔭大道,綠茵如毯的大草坪,畫梁雕棟的古典式建築,滿眼的繁花秀木。對我們這些扛著大包小包、趿拉著解放鞋的年輕學子來說,這兒仿佛是皇家宮苑,人間天堂。剛進校園,我興奮難抑,一個人夜晚跑到大草坪,躺在柔軟、絨絨的草地上打了幾十個滾,大地仿佛在耳邊輕訴:苦澀的篇章已經翻過,芬芳的書頁展開了。由于時代的原因,班上的同學年齡差別很大,大的近三十,小的十五六歲。不過,據說前兩屆有不少結婚生子的,而我們這屆結過婚的好像沒聽說。

現在的孩子高考結束,會將書本抛之天空,手舞足蹈,嘴裏高喊“解放了”,盡情地展現“久在樊籠裏,複得返自然”的歡快。而我們那時,在知識的沙漠裏迷失多年,剛剛領悟到“知識就是力量”。進大學前,我的文化知識十分貧乏。“文革”開始時,我還是小學,上了初中後不久就下鄉。古文、英文都沒學過,理科學的是工業知識和農業知識,“不識數理化真面目”。記得第一次去大學圖書館借書,面對一排排書櫃,各類圖書分門別類,似乎望不到盡頭,我的心靈受到極大的震撼,如此浩瀚的人類精神寶庫,我還從未見過。在農村那些年,除了馬列選集,就很難見到其他書籍。如今檢索著借書櫃小抽屜裏擺滿的眼花缭亂的書目卡片,我的大腦有點發暈。該看什麽,該看多少?此一困惑長久地萦繞在我的心頭。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做舟”,这是当年十分流行的口号。平时,教室、图书馆内常常座无虚席,抢座位成了每天的功课。校园内的池塘边、树林中,潜心阅读者随处可见。我曾拜访过在国内学界名气很盛的学者吴调公先生,他告诫我要早日确定学习方向,以便为今后的研究打好基础。但起步阶段,我还是很盲目的,求学的过程也几经周折。我想研究俄罗斯文学,以后兴趣转向中國古代文學,再后来又改为文艺理论,最终确定为中国古代文艺理论。在学习中,我也养成了摘录卡片的习惯。看到书中精彩或重要的部分,我就会记在小小的卡片上,并标注类别,日积月累,到我毕业时,整理出近万张卡片。确实,人的记忆是有限的,卡片对研究与写作有很大的帮助。差不多到了大学三年级,我已经意识到,学好文科,最终要落实到论文的写作上。每写一篇论文,我都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为了探究《文心雕龙》与佛教的关系,我几乎阅遍图书馆内有关佛学的书,其中汤用彤先生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印象尤其深刻。发表论文,也是每位写作者梦寐以求的。我曾经将文稿投到杂志去,并被编辑约去面谈,但最终还是未能如愿。多年后,重新捡点大学时的论文,感到欠缺的地方很多。但这一治学过程,确实拓宽了我的知识面,加深了思想认识,也是每一个治学者必须要经历的。

我們是幸運的,在校期間,很多大師級的學者還健在,如唐圭璋、孫望、段熙仲、徐複、錢小雲等先生,南師中文系當時有十大名教授之說。老先生大都年事已高,平時不授課。學校每年一次的大型學術講座,我們才有機會一睹先生們的風采。有一次聽詞學大師唐圭璋的宋詞講座,先生身體羸弱,說話聲音很輕,再加上所說的考證內容我也難以消化,兩個小時的發言聽得有點雲裏霧裏。即便如此,我幾乎動也沒動,唐先生博學多識、謙和熱情的學者風範讓我無限景仰。

唐圭璋先生


每個學期,給我們開課的老師大都功力深厚,以至于今天談及,同學們還津津樂道,贊佩不已。如教中國現代文學的秦家琪老師,是位中年女性,人長得端莊優雅,氣質不凡。秦老師上課條理清晰、重點突出、生動有趣、聲情並茂。古代文學老師吳錦,板書書寫的圓潤舒展,令人賞心悅目。吳老師學問功底很深,對作者的生平、作品以及社會曆史背景的考證與介紹,言簡意赅,具體准確。教《紅樓夢》研究的是談風梁老師。談老師講課獨樹一幟,從不帶講稿,作品介紹,引經據典,在黑板上書寫原文都極爲熟稔。同學們驚歎,哪來的那麽好的記性。

前排居中爲秦家琪老師(張辛勇攝)

吳錦老師


那個時候,中國正處于改革開放的啓動期,各種觀念的轉型初顯端倪,校園內的學術氛圍十分活躍。著名的作家王蒙、鄧友梅、劉紹棠等來我校做講座,學校禮堂內師生們濟濟一堂,熱鬧非凡。作家們談的話題多爲人性、現實主義等,有的觀點還比較敏感。朦胧詩其時剛開始流行,起先是一份尚未公開發行的雜志《今天》在同學中傳看,北島、顧城、舒婷的名字很快爲人熟知。系裏的櫥窗內每次刊登學生的習作,就會圍滿了觀衆,有時思想的交鋒還異常激烈。流行歌曲也開始嶄露頭角,鄧麗君的歌曲還不能公開傳唱。有一位專家曾來校做講座,著力抨擊流行歌曲,認爲消極頹廢,格調萎靡。諸多思潮的此起彼伏,激發我有了更多的思考,或許對社會人生的認識是從那時候起有了很大的提高。

大學之戀,在人們的心目中,應該是浪漫而心醉的,而我們的那一頁,卻蒼白而無味。由于年代特殊,女生考上大學的人數很少。我們班上40多名學生,只有6名女生。校方明確反對男女戀愛,再加上觀念的陳舊,校園內幾乎看不到公開談情說愛的。現在的大草坪,可以說是青年男女聚會最好的場所。我曾經回訪母校,一到晚上,只見草坪上黑壓壓的一片,都是一對一對的。而我們那時,草坪中央,一尊偉人的雕像高高地矗立,渾身透射出巨大的威嚴,情與欲都傷魂落魄,逃之夭夭。同學中間,也會傳說誰跟誰好了,但能確定的並不多。情感生活的匮乏,也會帶來心情的苦悶,畢竟很多人是二十大幾的年齡了。女生宿舍也曾傳出短褲胸罩被偷的事,最後查出竟是一位學生幹部所爲。人性的變態扭曲,也讓人嗟歎不已。其實也有人在談戀愛,只是偷偷摸摸地地下進行,一直到畢業才真相大白,我們中文系79級160多名學生只成功了兩對。有女生發出慨歎,大學四年,未找到真愛,男生也太讓人失望了。很多男生恍然醒悟,原來外表傲氣冷漠的女生,心裏也是熱火燃燒,可惜一切晚矣。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曾经执教的老师多已作古,但他们的音容笑貌、谆谆教诲却深深地铭刻在我们的心间。我们的同学,很多也已经步入退休行列。现在回想,大学四年可说是我们人生道路上最为重要的转折,也是青春气息最为浓烈的时光。与现在的大学生相比,我们的芳华并不浪漫,色彩也不斑斓,但实实在在的读书岁月,却充实了我们的心智,历练了我们的人格。事实也证明,恢复高考后的那几届学生大多数都成为今日国家建设的栋梁,没有辜负时代赋予的重任。 (本文载于《银潮》2019年第一期)

下一條:張蟄:隨園思緒

版权所有:重庆快三平台 学院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宁海路122号中大楼 邮编:210097
联系电话:(025)83598452 重庆快三网址:http://www.0796y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