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ent="重庆快三平台,校友寄情,思绪" />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友工作 >> 校友寄情 >> 正文

張蟄:隨園思緒

作者:時間:2019-03-13點擊數:

轉自微信公衆號——張蟄

 

  我是在一个梅雨的清晨离开随园的,撑一把伞,雨把伞面抚摸得窸窣作响。从此,随园之于我,便是一个思念的遥远的她了。梦里无数次重归,醒来就对着窗外漆黑的夜,静静地倾听园子的路灯发出的些微声响。想来,我对随园千般万般的牵念与南师那些故去的人有关吧。不知怎地,一到秋天,一到桂花飘香的时节,我就总看到自己打有着桔黄路灯的随园桂树下走过,带起一身浓郁的桂花香。还有金黄的银杏叶子,铺满了行政楼下的柏油路而,人走上去,没有声音。

這是隨園特有的秋的味道。

讀書的那段日子,我先是住在西山上的七舍,每天走過圖書館去中大樓上課.後來住在西山下的八舍,便要爬過西山,走過圖書館,然後到中大樓的102l03或階梯教室上課了。一來一往,每天不知爬過多少來回。據說西山先前是青草菲菲,煙樹蔥茏的靜谧之地,到我們去時,山上早已是一幢幢的宿舍了。但西山上原有的兩座小樓尚在,是解放前加拿大使館的館舍,木質結構,已顯出歲月的滄桑,孤單單地綴在西山上,于喧鬧中自有一番幽靜

的情調。

中大樓前面有一小塊草坪,我老是喜歡秋天裏坐在那裏讀書,太陽溫暖地照在已退盡了綠意的幹草上,我在微風裏靜靜品味書與秋天混在一起的滋味。這樣的消磨于我有種說不出的快樂,因爲我面對的是隨園的中大樓,這座樓裏,有一個個我敬而仰之的名字。

我老是在課堂上聽到唐圭璋先生的名字,課任老師一臉敬重地說先生的詞學與人品,身爲晚學後輩,那時常爲自己不能親耳聆聽唐先生教誨遺憾不已。見過唐先生一面,就在中大樓的草坪前,遠遠地,沒有勇氣走上去打擾他。那次先生去系裏,是被人攙扶著,慢慢登上中大樓前的十幾級台階。看他緩慢挪動的身影,很羸弱的樣子,就滿心地敬佩,那是學問家才有的風采呵。不禁想起老師們的言談,猜想唐先生年輕時穿一件幹幹淨淨的青布長衫,腋下挾一疊厚厚的講義,輕輕走過中大樓溢滿書香的樓道時,那該是一幅多美的畫面呀,又想先生一口濃重的南京官話,在課堂上輕聲慢語之後,用昆腔唱首詞,那又是一種怎樣的味道呢?

段熙仲先生我們去時已不在了,據說是個急性子,上課嚴肅而賣力,喜歡滿堂灌,板書總是一黑板,又喜歡咬文嚼字,是個很個性的老頭。但我卻在這不多的了解裏知道了這位漢魏六朝文學專家有著怎樣的風度。我不止一次地徘徊在段老生前居住的小樓下,很想扣門而入,去望一望這位德高學深的老人怎樣在此著書立說。

那時候,孫望先生我時常能看到,其時他已是名譽系主任,但仍常到系裏去。老頭個子不高,削瘦但有精神,雖柱杖但仍不需人攙扶。我是憑感覺猜出孫先生的,我的同學也是,就從他那滿頭的銀發和~雙跟神一看就知是大學問家。只要有時間,我便耐心地等孫先生辦完事從中大樓出來,然後悄悄地跟在他後面走一段路,沿學校曲折的池塘小路送先生到一百號樓前,看他沿翠柏路拐過去不見了。

語言文字學是一門實枯燥的學問,我輩性情浮躁斷學不得,所以也無緣聆聽徐複先生的教誨。但正是徐先生在文字學、音韻學、訓诂學、校勘學等學科上有精深的造詣,才使中文系的樓道裏的氣氛與衆不同,我及我的同學走出去,都覺身上書卷氣濃郁得很哩。

隨園時而喧鬧,時而幽靜,喧鬧多半是上、下課的路上和食堂裏,那一種氣氛,自與別家不同。晚上,輕風漫過曲曲折折的校園小徑,路燈光柔和地透過雪松、刺槐、玉蘭、銀杏、桂樹……的縫隙,在地上留下斑斑駁駁的疏影,園內的各樓房,便有靜谧的燈光灑淡了夜空。

我記得,隨園的大草坪總是人最多的地方。偶爾的秋日下午,我也會到大草坪上,捧本書,卻不看,席地而坐後便細品音樂樓的琴房裏如水的琴聲。

有時候也在小雨中撐把傘,漫步于濕意迷蒙的園子裏,看霧一般雨中的隨園,便覺有曆史飄飄而至,六朝的古韻浸透了我每一根的神經,仿佛二百多年前的袁才子又飄逸地來到他曾流連忘返、吟詩賦文的這所園子。

隨園,終是了文化的象征。  

花開花落,香去香來,千萬人中,我是隨園匆匆走過的一個,但隨園于我,卻是生命中的唯一。


版权所有:重庆快三平台 学院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宁海路122号中大楼 邮编:210097
联系电话:(025)83598452 重庆快三网址:http://www.0796yg.com